» 我对创作的思考

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我对创作的思考

  艺术是灵魂的慰藉物。我的画就是我灵魂的安慰。我不仅愿她托负起我的精神、梦幻和理想,也希望通过她给观众带来精神、心灵的安慰。

  生存本身就是苦涩的。因此,我希冀能用我的画慰藉那些在艰难中摸索着的灵魂。我不愿让艺格流入甜俗,也不愿让作品给观众带来更大负荷的苦涩。

  艺术之于生活,美感是第一位的。故艺术作品的首要品德是美,是涵量丰溢的美,其次才是别的东西。

  优美是能愉悦人心的,而人心的最高愉悦莫过于宁静、幽深、淡远带来的享受,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乃至东方文化的精神,我以为正是这种静谧理想的寻求,所谓“天人合一”,所谓“心无二佛”,不正是想寻求一种精神的超越或寻找一种心的寄托吗?而这个寄托之物,这个超越自我的梦正是源于遥远心际的东西。人类思想的最高境界,也许就是源于心灵深处的大平静吧。

  宋画,我以为正具有这种品性和精神。我偏爱宋画的境界,那么一种物之哀的情愫,以及它的精工,我也偏爱现代西洋画的色彩和构图,那么一种洋洋洒洒的气派。因而,我的画就成了现在这么一种形态。

  一流的画格是一流身心修养的结果,有了它,作品自然高贵庄重;一流的技法、形式,则是不断研悉古人,锤炼笔墨的结果,有了它,作品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

  我相信这样一个原则:作为画家,只要不衰竭对美的感悟与追求,艺术上自然会有成就的一天。但它的成功并不是一幅画作的获奖和肯定,而是众多作品所体现出的一种风尚,一种品格,一种意味的聚合,这才是一个艺术家和他的艺术品能够被时间珍爱的原因。

――陈运权 原载香港《美术家》75期、后载台湾《艺术家》1991年第一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