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 创作手记

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创作手记

看见美景、美物、美人,每一个画家都会动心。艺术家情感的丰富,我看主要是爱心的丰富,他怜爱这个世界上美丽的、有灵性的物和事。也因此,艺术家是最有良知的人,虽然这种良知会因个人的心胸、修养、人生境界而有区别。丰子恺说:“美术是为人生的,人生走到哪里,美术跟到哪里。”这是因为艺术家创造的艺术品在安抚别人的同时也在安抚他自己。

如果说宗教是让人精神得到安抚的乐园,那么艺术就是通往这个乐园的阶梯,故艺术家即或对宗教没有明确的信仰,但他的心性和他所从事的创造则是吻合着这个精神的脉络的,由此可见宗教实际上是艺术的归宿。

艺术创作首先还是一个身心修养的问题,是爱心培植的问题,当然也涵括艺术家自我功夫磨炼的问题。

画画有三难。一是构图难。构图一旦成型就成为图式,而图式正体现着作者的所思所想或所见,一旦把它贯穿在正式作品中就是风格的首要之处了。我的构图有时是从生活里来,有时又是梦中美境的记录,也有时是形式研究的苦思冥想的结果。当然最省事的是从生活中发现的、又正符合着自己的艺术设想的构图。二是技法形式难。美术界存在的风格模仿风是一种邪恶的催化剂,它一方面损害着摸索的首创者,另一方面又磨灭着模仿者自己的灵性。故艺术家找艺术语言,既要有聪明的借鉴,也要有自立的目标,不然碌碌一生,也只能随波逐流而已。三难难在心性。此强求不得,低俗的境界产生不出高雅的艺术,有时画跟画之间就那么一点点境界的距离,可终其一生不一定能缩短它。所以画家的修炼主要是心的修炼,一旦通透,就应了机缘。此佛、道最能解。

我画画注重小构图的积累和思索,这一步对我来说似乎是成立作品的关键。有时面对构图百看没有画心,但曲径一转,一眼就能从构图中看出画来,这张画一般也就成了。对小构图的运用,我一般是画成色彩效果稿后,再放成大稿,以补充具体内容,详尽地思索处理方法,也做些局部技法的尝试,有时要变换四五种色彩方法试效果,甚至直接把同一构图用几种方式画出来以获得满意的结果。有时先画大构图,再画小色彩稿。若思维成熟,有时就直接画。因此画作的后期几乎就是义无返顾的像工人做工,农民种地一样的艰辛劳作。

我以为创作中最难的是心境的调节。常言的“喜怒哀乐,皆成文章”,那是指不同心境体验的事。至于创作中,还是静里最容易出作品,心境的静和工笔画所需的静都影响到我的画,即使画写意画时也如此。一旦受干扰,情绪大坏,很好的前期效果也可能弄砸。所以我以为画还是“静”里“定”里得的多,浮躁、喧哗得的少。

艺术历来就无绝对的权威,它随着人生的变化而变化着。反映在艺术劳作的过程中,自然也千变万化。画家与画家之间的区别不谈,就是同一个画家,也会随着自身胸臆的变化、时间的推移,留下不同的痕迹于作品中。因此,真的作品是充满灵性的,正可谓“风波即大道,如云是文章”了。

正如人的角色在不断变化一样,看一场电影有时就能让你进入某种特定的角色。画画也一样,不同的角色完成不同的画面。写意是写意的角色,工笔是工笔的角色,这是形式的角色区别,而“情”的角色则瞬息万变,因人而异,因心而异。因此,好的作品,题材有重复的,“情”的重复是没有的,所谓“共鸣”,事实上也是“情”的部分的吻合,而非“情”的复制,“情感”这东西是无法复制的。因此,赋予“灵性”的,“情”有独钟的作品,都是无法复制的。

从构图到创作,重要的是要独具慧眼,当好一个欣赏者,眼力不高就不可能把自己作品的格调提高。要读古今中外最好的书、最好的画,享受它的境界,推敲它的优美过人处,而且不要有门户之见,不要以为你是画国画的就瞧不起油画,也不要以为你是画人物的,花鸟、山水就不在话下。一个人艺术涵养越深,越是对优秀作品的研读花了心力,他成功的机率就越大。因为艺术的起点是以“心力”的起点做基础的,而“心力”的高低决定了你未来画格的高低。所以,修炼首先是在“心力”,创作则首先在于“灵性”。

 

陈运权 ――原载《当代山水花鸟画家创意手稿》 江西美术出版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