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 观云堂随笔   

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观云堂随笔

  我的画室有一扇大窗,窗帘一卷,便露出千变万化的天空来,天空下是四季变化着的林木,不同颜色、不同姿态的鸟们时常跳跃飞鸣其间。教书之余,走进画室,看看天空的云彩,读读有趣味的文章,再拿起笔来闲适地画上几笔,真是人生不可多得的享受!

在过去的一九九九年里,我做了两件事。一是把多年来对工笔画的想法整理成了一本书,名曰《陈运权课稿》。其间对工笔画的题材、幅面及技法的形式作了系统介绍,尤其谈到了如何研究素材、变化素材,再使之经过技法、材料的选择运用而成为一幅完整的作品。虽然这本书因时间和幅面的限制展开得还不太充分,但也算是对一个时期之内教学和创作的思路作了一个总结。其次是画了几张长卷和大画,对长卷和大画的构图进行了一些探索,为今后更全面的展开创作奠定了一定的基础。

在我心里,传统和自然永远是两座大山。这里面有真正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宝藏,我崇拜和敬畏传统,更崇拜和敬畏自然。在它们面前,人无法有丝毫的张狂心,一旦深入其间,它那绚丽而丰厚的财富真正让人留连忘返,受益无穷。自然,在这个探访过程中,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问题和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,以至于我们在充满激情地去做一件事情时,已没有时间去考虑它的未来。我想,结果对于史论家来说是重要的,但对于画家来说并不重要,画家只是通往结果的创作路上的一个快乐或不快乐的探索者而已。

在上一个世纪里,由于人们对中国画艺术注入了太高的热情,故使得绘画本身承受了太多的责任。事实上,艺术的价值与功用的伟大处并不是要与社会物事一争高低,而在于它在潜移默化中,通过人们的心灵体现出的,对自然生命的终极关怀和调适,也就是说艺术是滋养人心的,人心因为有了它才显示出可爱的融它性,才能显现出真、善、美的灵光。因此艺术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艺术也与宗教有着相同的目的,那就是安抚人心。要做到这一点,艺术家就必须使作品具备高超的技法和独特的个性风格。因此,是艺术就必然有比较,与自己比,与别人比,与古今中外的艺术比,这样它又成了一门学问,这学问要有特色,要能深入,除了用功,还要有才情才气,但大凡才气横溢的人,又都不愿顺着这条道前行而走了捷径,捷径一走往往又显出它的单薄和底蕴不足。故那些真正优秀的画家,大都是再平实不过甚而犯傻的人,只有他们是顺其自然,乐此不疲。只是这境界的辉煌不是个人的荣耀,而是艺术的不朽,这不朽的东西往往又由后世鉴评,因此对画家而言,终极的辉煌是本源于平淡的,故平淡才是与画家的一生贯穿始终的。

做一个画家,还需用心智去体悟与自然万物的和谐,东方哲学中的神秘色彩,它所体现出的天人合一的理想追求,由这种追求所导致的宁静、幽深、淡远的境界,这些则正是我在作品探索中寻找的目标。虽然这目标有时很近,有时又不可企及,但正是这个追寻的过程让人的心灵得到慰籍,它使人心胸开阔,使人不为外物所役,使人在纷杂的社会中找到一份定力,而这,正是让人终生不疲的去追寻的乐趣。

 

陈运权 ――原载《荣宝斋》2000年七月 总第四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