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 花鸟画创作杂感

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 

花鸟画创作杂感

  数年前,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“生存本身就是苦涩的,因此,我希望能用我的画慰籍那些在艰难中摸索着的灵魂。”这些想法确定了我唯美的倾向,同时又因对宋画和油画的偏爱,使我对于“情愫”、“色调”有更多的关注,当然,我的终极追求,是想让作品融入心灵深处的大平静,无论于自己,还是于观者。

  在多年尝试工笔画法的基础上,1992年,我想寻找一种更通透的谐调画面的方法,以减弱传统工笔画法中,局部技法存在的孤立突出感,同时想做到既不要妨碍传达画面的境界,又要有利于形色的塑造。故在金、银、点、线、团块上做了些尝试,其后引申出了虚实调节上可进可退的经纬皴,从而使许多用过去画法无法完成的构图得以完成,用经纬皴方法谐调后的作品更舒展、更自由、形色空间处理更通透。

  自古以来,形成了风貌的画家,或以画品胜,或以技法胜,或以图式胜。我以为在今天的中国,只有三者兼备才是有希望的画家。画作既要有形,也要有技,更要有品,一个画家不具备有个性的图式、一流的技法、一流的胸襟,希望在艺术上成就自己是不可想象的。

  模仿历来是创造的大敌。时下在部分画家中流行的模仿风,一是有伤于真正的风格创立者,二是有伤于自己的才情才气,说到底,是不自信、不爱惜自己的表现。“风格即是人”,此言不虚。

  当代的花鸟画坛,前辈大家的成就已有定论,中青年画家尚在探索中,图式的确立,内蕴的积淀,技法的精熟都是日日修炼的功课。“厚积薄发”还是当今浮躁风中的定心丸。

  在日新月异的今天,一个艺术家想要得到真正的发展,一要去除浮华心,二要坚守堂堂中华的大美精神。小作品应该有尽精微的法度,大作品应该有雄壮美的气魄,尤其要避开绘画市场风尚的冲击,真正有价值的精品才能诞生。

  中国画甚至东方绘画,平面造型的特点是富有生命力的,无论是传统技法的延续,还是融入现代气息的作品,无论是吸收民间艺术的质朴,还是吸收文人画抒情言志的特性,都可以在这里一展风采。当代的画坛既是斗艳的画坛,也是宽容的画坛,更是竞争的画坛,谁的心静,谁的心定,谁就是未来画史乐章的谱写者。

陈运权——原载1996《中国画研究》丛书第12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