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 真诚的回报

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真诚的回报

  出乎意料,当得知拙作《天地之灵》获得第七届全国美展银牌奖时,我十分平静,我的内心告诉我,这个不大的果实只是时间赏赐的印记。

多少年来,我都在寻找着美,美到底是什么?是一片艳丽的彩霞,还是一个亘古的梦?

八年前,我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,刚踏进铁道部大桥局的报社报道,即被派到远在黄河岸边的工地去实习,那里是一个漠漠黄沙肆虐的天地,昏浊的河床,疏落的村寨,在死一般寂静的大漠里,除了流淌的黄河,偶尔也会听到孤鸟的鸣叫,土地龟裂,滴水成冰,河里的大冰块在撞击中缓缓逝去,而时常肆虐的狂暴的风沙,会卷起漫天的沙尘,呼啸着,撼人心魄。若不是透过那干枯的树梢隐隐见到的一缕缕青烟,你怎么也想不到,在这样严酷的环境里,还能留存有灵动的生命。我们的工地就建在这里。

在这里,你会粉碎许多虚幻的梦,你会重新测定人生的价值、生命的意义。每每看到那些在风沙、寒流袭击下生存着的人们,看到那些劳累了一夜弯着无法直起的腰走下桥梁工地的黝黑的身影,看到那些世代劳作却屋内空空的壮实的农民,你能说些什么呢?是他们,组成了大漠里的生命,是他们,构架了这个时代的脊梁和精神。生生不息!多么气魄、多么辉煌的字眼,可是,组成这些文字的生命是多么的不易啊!正是他们,延续了这曾经历过无数灾变的民族,顶起了这属于炎黄子孙的一片蓝天。

一个人,他是多么的渺小,多么的脆弱!而黄河、大漠,还有那难忘的土地,用它们特有的气魄,特有的美质,在涤荡着我的魂灵,呼唤着我的艺术精神。一刹那,我仿佛知道了,我的心该崇尚什么,我的笔又该表现什么。这么些年来,我就是按照这个心的轨迹,带着黄河的启示,也带着我儿时的梦幻,拿着手中的一支笔,尽力地走着,无论是在挥汗如雨的夏日,还是在冰天雪地的隆冬;无论是在荒漠野岭,还是在闹市集坊,我一刻也不敢喘息,怀揣着一颗虔诚的心,吃力地感悟着天地的灵气,体会着自然的呼吸。因为愚笨,我更能理解时间的宝贵和价值,许多人都在尽情地享受着他们那一份独特的生活,我却不敢,我不是时间和智慧的强者,我能够消受的,是与内心的对话,对画作的对话,与自然的对话。我带着一颗爱恋万物的心疲惫地思索着,想突破我的现在,但每每拿起画笔,我就知道这是多么的不易!我能做的,就是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,吃力地摸索着,艰难前行,我从来也不曾享受过灵感和才智的恩赐。

大自然用它不可撼的力量告诉了我人生的真谛,我信奉真诚,因为艺术是真诚的产物;我相信精神,因为精神是不会消亡的。在经历了众多的生命与物事的磨难之后,拿到这份烫金的证书,我更深、更深地体会到,真诚所得到的回报是如此的丰厚。

陈运权 1990年5月4日楚天经济电台《楚天杰出青年》专栏播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