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 陈运权艺术风格

首页 > 外界评论 > 正文

陈运权艺术风格

陈运权的工笔画,朦胧幽远,深沉静谧,一切都处于平和淡远的超脱世俗束缚的清雅之态中,空灵奇逸,清遂幽远。其作品的命名也是充溢着诗词歌赋繁荣的灵气,这种灵性又贯注于画面之中,让人真正体会到了何谓"诗情",何谓"画意"。燕燕轻盈,嘤嘤成韵,双鸳池沼水溶溶,翠波漾碧,菡萏香满,翠荷净挺,于《楚荷吟风亭亭净植》中尽得媚态,却又不失深遂、庄严之感。《楚溪流韵》中"独鸟冲波去意闲",《幽谷晨曲》中"好鸟相鸣,嘤嘤成韵",这些作品中表现出他的绘画格调:静谧幽深、平和淡远、雅致灵动、淡泊宁静。由此,我们深切地感知画家那浓厚的中国传统的文化底蕴,更为让人钦佩的,是他那超脱世俗的心境也尽现画之深处。郭熙在《山水训》中云:"尘嚣缰锁,此人情所常厌也;烟霞仙圣,此人情所常愿而不得见也",今观陈运权的妙手佳作,虽无烟霞仙圣,但其中的嘤嘤鸟鸣之声、漫漫花香之气,潺潺流水之态,却是快慰人意,实获人心也。在乱嚣尘世中,人们总感叹着:"欲觅吾心已自难,更从何处把心安?"而陈运权的画清淡疏洒、自然幽谧的画作,却能给你带来城市喧嚣背后的天籁之音——平远淡雅、宁静雅致。  

人们欣赏一幅名画时,并不简单地称之为"眼看",而更名为"心读"。若说陈运权的画作,仅仅是"心读"亦是不够的,因为,这还需要你"心感"、"心悟",在"感"与"悟"中切切体会大自然和谐美好的音符所奏出的华美乐章。"画性贵所自然",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记》中如是说。自然天地万物皆有灵性。陈运权的画,正是在有意无意间,将自然之趣、天然之美流诸于笔端,尽得超凡脱俗之妙。志清峻有之,旨遥深亦有之。  

中国画的历史精华沉淀在他的画中是显而易见的,他对中国画构图、技法的创新,亦可见画家的用心,从早期作品大量的撞粉撞水、大分染的技法,到近期经纬皴的发明,都是他对传统中国画的一种非师承的突破。在当前世俗的社会里,陈运权亦能潜心作画,更见其人品之贵。北宋郭若虚说过:"人品既已高矣,气韵不得不高,气韵既已高矣,生动不得不一对,所谓神之又神而能精焉。"这话便道出了中国画对人品的要求,陈运权已做到这些,他做艺术是为了自己,更是为了历史。艺术本身就是作者心灵陈述的过程,而历史会鉴证今天,当一切喧嚣过后,剩下的便是静谧,留下的就是像陈运权这样,用心去阐释艺术的画家。

选自《百度百科》